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血骷髅】(第56章:昏迷)

              第56章:昏迷
  华南市,香山别院。
  「啊!」
  一声尖叫,赵婉儿从梦中苏醒过来,气喘吁吁、冷汗直流的睁开眼睛,裹着
被子从床上坐起身,借着昏暗的床头灯看着自己熟悉的卧室,刚刚在梦里的一切
如潮水般回归思绪,她做了一个梦,做了一个可怕又旖旎的噩梦。
  赵婉儿梦见自己和初恋情人楚国豪,他们两人正在以前一起上学时,在学校
外租的小房子内男欢女爱,那时候的楚国豪是个成熟的大帅哥,而且说着情话总
能让自己很开心。
  两人租的小房子里布置非常的简陋,一张床、一张桌、一把椅,昏暗的灯光
下,自己被楚国豪脱了个精光,轻轻地躺在床上面,楚国豪脸上露着暧昧淫荡的
笑容,虽然这样的笑容让赵婉儿感到羞涩,但她又非常的喜欢与期待,而且楚国
豪胯下那根黑黑长长的大肉棒也让她非常着迷。
  「啊……,真美……国豪……,哥哥……我爱你!我真的离不开……啊啊
……哥哥……我离不开你……嗯嗯……」
  当楚国豪将他那根长长的大肉棒插入自己体内的时候,赵婉儿感觉自己浑身
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了,男人那充满力量的强壮仿佛一下子捅入她的心窝,穿透了
她的喉咙,那种拥挤、膨胀、滚烫的触感让她魂游天外,像是飘落到了天外的云
端,随着那大肉棒一下一下的抽出插入,自己也在那天外云端上面一起一伏的。
  「婉儿,我的宝贝,我好爱你,好爱你,真想时时刻刻的将你拥抱在怀里,
爱着你。」
  「哦……国豪,哥哥……我是你的宝贝……是你最亲最爱的宝贝,哥哥…
…婉儿喜欢你这样子爱我……哥哥……快点……再快点啦……」
  赵婉儿喜欢楚国豪在弄自己的时候说着肉麻的情话,这些情话让她感觉特别
强烈,两腿之间的蜜穴私处仿佛有涌不完的涓涓爱液,丝丝浇灌在男人的大肉棒
上,挑逗的男人在她身上肆无忌惮的耸动更加凶狠,她喜欢和这个男人做爱,她
爱身上的这个男人。
  「啊啊啊……好舒服……好爽,哥哥快点……用点力……真的好舒服……好
爽啊……噢噢噢……」
  赵婉儿秀美的大长腿使劲夹住楚国豪的腰,臀胯之间不停地耸动着,使两人
下身交合的地方可以更加强烈的碰撞,强大的抽插力让男人可以冲击到自己身体
的最里面,体内的空虚与瘙痒被塞满,被大力的碾磨。
  「啊啊啊……好爽,就是这样子……啊啊啊……」
  赵婉儿正在舒爽的叫喊着,在她体内酝酿的性高潮就要激烈爆发了,可就在
这个关键的时刻,赵婉儿媚眼朦胧的发现在她身上驰骋肏弄自己的男人面容变模
糊了,无声无息的变成了张少阳的脸,这一发现让赵婉儿心中充满惊恐,就要达
到性爱高潮的快感忽地退却下去,而且那种惊恐让她夹着男人腰身的美腿都开始
抽筋,阴道内的肉壁极力收缩,想要将男人插在自己体内的大肉棒挤出去。
  「放开我,放开我啊!」
  「婉儿,我肏的你爽不爽啊?」
  身上的张少阳根本不理会她的挣扎,而是压着她的身体疯狂的耸动着腰臀,
粗壮的大肉棒一次次的插入她体内,炽热的摩擦将她的身体性感又再次唤醒,到
了最后赵婉儿也只能将螓首往边上一偏,被动的享受着这种强迫式的性爱。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赵婉儿忽地发现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小房子内,紧
接着就是一道闪亮的刀光在眼前划过,张少阳的头一下子就掉落在她绵软的胸脯
上,腥热的鲜血洒满了她满脸,而张少阳的断头又滚到了床上,一双不敢置信的
眼睛刚刚好与她对视着。
  「啊!」
  尖叫一声,赵婉儿连忙想要起身将眼前的头颅丢开,可是她的下面还和男人
的大肉棒紧紧相连着,而且因为害怕使得阴道内壁的肌肉痉挛紧缩,死死夹住大
肉棒无法拔出来,而无头的男尸就趴在她身上,被斩断的脖颈处鲜血汹涌喷洒,
流的她满身都是。
  「赵婉儿你个贱人,看看你现在淫荡下贱的样子,你有什么资格做人的母亲。」
  「云儿,不是的、不是的,你听妈妈解释。」
  这个时候,赵婉儿也看清楚了突然闯入的人脸,那满脸痛苦凶残的正是她的
爱儿楚云。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你还是下去跟我父亲解释吧!」
  楚云狂叫着,根本不给她任何的解释机会,扬起手中散发着寒光的长刀,瞬
间就捅进了赵婉儿的心脏,而赵婉儿在爱儿将长刀捅入自己心脏的一刹那,她也
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伸手忍不住摸了一把自己胯下的蜜穴私处,那里不知何时已
将变得湿漉漉滑腻腻,虽然没有进行过真正的性爱,但刚刚在梦中的那种感觉却
非常的强烈,就好像真实发生过一样,而且胸口的位置也传来阵阵心悸的剧痛。
  「冤孽啊!看来我不能再在这里住下去了。」
  赵婉儿是一个聪慧的女人,她清楚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虎狼之年,
在这个阶段的女人,无论是心里上还是生理上,都非常需要呵护与满足,但现在
她知道了这些年所发生的所有事后,就莫名的陷入一种迷茫与混乱中,她的理智
虽然想着要摆脱这一切,但是却怎么也摆脱不掉,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空虚与
寂寞折磨的她总是做些奇奇怪怪的梦。
  坐在床上许久才将急促的喘息平复下来,赵婉儿内心挣扎了一下决定还是离
开香山别院,于是她忙不迭地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收拾完自己的东西逃离了
香山别院。
  ……
  四季别墅苑。
  楚天雪赤裸着玉足不断地变换着脚下的步伐,一双戴着拳套的粉拳连续击打
着吊在屋子正中央的沙袋,粉拳与沙袋相击发出砰砰砰的闷响。
  她上身的黑色小背心早已经被香汗湿透,两只丰满的乳球随着她的每一个动
作上下颠簸,早在欧洲张少阳突然找上自己的时候,楚天雪就恢复了昔日的训练。
  「呼!呼!呼!」
  张口长长的吐着香气,楚天雪逐渐减缓对沙袋的攻击,直到慢慢的停下来后,
做了几次深呼吸,她才弯腰捡起扔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额头与脖颈处的汗水。
  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雪将毛巾搭在肩膀上,走到放着手机的地方,
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微微皱眉接通了电话。
  「喂!师母。」
  「天雪,你这会儿在哪?」
  「我在家啊。」
  「哦!你稍等一会儿,我就到了。」
  「什么事啊?师母。」
  「香山别院我没法在住下去了,想搬到你那里去住。」
  「好啊!师母。」
  「嗯,我们一会儿见,拜。」
  「一会儿见,拜。」
  楚天雪有些讶然的挂掉电话,微微皱起秀眉表情之中流露出丝丝的好奇,不
懂赵婉儿怎么会突然想要来她这里住,虽然好奇但她也没有拒绝,香山别院是张
少阳的地方,而对于现在的张少阳来说,楚天雪已经无所畏惧了,之前她就收到
了可靠的消息,张少阳在与姬老的争权夺利中惨败收场,现在他在华国的势力全
面被清洗,而张少阳本人也成了丧家之犬,此刻都不知道躲在了那个阴暗的角落,
来躲避姬老派出的杀手。
  ……
  午后的阳光直直照在水泥浇筑的大马路上,将大马路烘烤的就像滚烫的铁板
一样,而此刻,楚天雪与赵婉儿则静静的坐在开着空调的天蓝色雷克萨斯轿跑中,
两人的目光透过车窗看着远处的日式温泉旅馆。
  赵婉儿低声说道:「天雪,你说魔王在华南市的据点就是前面的那家旅馆吗?」
  楚天雪闻言,眼神微凝,道:「是的,师母,而且我得到肯定的消息,魔师
凯撒就在旅馆内。」
  赵婉儿想了想,俏脸凝重的道:「天雪,要不然我和你一起进去吧,这样一
来也好有个照应。」
  「不用了,师母,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你在外面等我的消息吧!」楚天
雪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她和赵婉儿一同进去的话,若是凯撒不守规矩,两人都陷
了里面该怎么办,所以拒绝了赵婉儿的要求。
  赵婉儿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螓首微点的看着楚天雪下车后向着日式温泉旅
馆走去,于是她坐在轿跑中微微闭目开始养起神来,想到三天前她刚刚搬进楚天
雪的别墅,两人商量了许久才有了今天的行程。
  虽然一开始就制定了用完美超级血清和凯撒换取楚天佑自由的计划,但她们
此刻并没有完美超级血清,于是楚天雪就想着先和凯撒接触一下,看看凯撒对完
美超级血清的重视度,若是对方同意,她就帮助凯撒来研究完美超级血清,以此
为条件先让楚天佑不再接受魔王的任务,当完美的超级血清研制成功之后,就以
它来做条件让楚天佑彻底摆脱魔王的控制。
  日式温泉旅馆。
  凯撒静静地坐在会客厅内中央位置的榻榻米上,神色漠然的望着站在自己前
面的楚天雪,淡淡说道:「幻姬是吧!你专程来找我有什么事?」
  楚天雪美眸凝视着凯撒,俏脸上忽地浮现出一抹妩媚的笑容说道:「魔师,
人家今天专程来和您谈合作的。」
  说着,她的美眸中波光流转,声音也显得异常动听,整个人都有一种妩媚诱
惑的感觉,然而,对于楚天雪散发出的这种魅惑味道,凯撒面带微笑,但那双眸
之中,却是犹如深潭一般毫无任何波动,如同苦修数十年的老僧。
  楚天雪见到这一幕,妩媚的眼神便是一凝,脸颊上的魅惑笑容也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她盯着凯撒缓缓地说道:「凯撒,咱们明人不说暗话,
我今天来就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我要用当年老师研制出的完美超级血清来换取
天佑的人身自由。」
  凯撒有点讶异的看了楚天雪一眼,同时身上弥漫着一股恐怖的威能,而且那
股威能气势狂暴至极,他淡然的问道:「你有当年国豪先生研制出的完美超级血
清?」
  同样身为化劲阶梯的高手,楚天雪清晰的感受到了凯撒身上弥漫着的恐怖威
能,被那化劲巅峰强者的气势一冲,楚天雪原本波澜不惊的心顿时一怔,俏脸微
微的有些煞白,她这时才想起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恐怖的杀神。
  凯撒身为魔师,又身居魔王佣兵团的高位,他的威风与凶恶那是驰骋于地下
世界,这些年实实在在杀出来的,一场场的血雨腥风才铸就了凯撒今时今日的威
能,让他成为了地下世界许多人的噩梦。
  这些年来,身居高位的凯撒已经鲜有出手,他身上的煞气已经变得相当内敛
与沉稳,但是也因为身居高位的原因,让他身上养成了一种浩浩荡荡的庞大气势,
这种气势可比张少阳强大太多了,而且因为凯撒正直壮年,那澎湃的气势也不是
血骷髅中气血衰败的老一辈可以比拟的。
  楚天雪看着爆发出恐怖气势的凯撒,眼神中神情相当复杂的轻声说道:「凯
撒先生,当年我随着老师一起研制CZ——肌体增强剂,血清制作的整个过程我
都有参与,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复制老师的完美超级血清,我想除了我
之外在也没有其他人了。」
  「呵呵呵!」
  凯撒闻言先是淡淡的一笑,女人可是最擅长骗人的,经过自己的一番威慑,
楚天雪这条美女蛇算是熄了些许小心思,他望着楚天雪艳丽的面容,一字一句地
说道:「条件,说出你的条件吧!」
  楚天雪咬了咬牙,语气中带着丝丝祈求的说道:「我要我弟弟的自由,凯撒
先生,我要用完美超级血清换取我弟弟楚天佑的人身自由,我要他彻底的脱离魔
王。」
  凯撒闻言神情冰冷的紧盯着楚天雪,浑身弥漫的威能渐渐带有一种森冷的煞
气,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幻姬,你若真的能帮我研制出最完美的超级血清,我
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现在的问题是,你能吗?」
  闻言,楚天雪美眸同样紧盯着凯撒,语气异常肯定的回答道:「我能!」
  凯撒看着楚天雪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闭目沉默了一下子,又
缓缓地睁开眼睛,而且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冰冷彻骨,甚至于眼神中都闪过一丝可
怕的杀机,他用毫不留情的语气冷声说道:「好,幻姬,我相信你,关于这次的
交易我同意了,但你必须要记住,我到时候若是见不到完美的超级血清话,你们
所有的人会死的非常难看,相信我,我一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楚天雪闻言俏脸上的神色变幻了数次,最后她抬起头眼神坚定着望着凯撒,
道:「您放心,我一定完成这次交易。」
  凯撒得到了楚天雪的肯定答案之后,便站起身招招手对着楚天雪说道:「好,
既然这样,那你跟我来吧!」
  ……
  四季别墅苑。
  楚天雪与赵婉儿两人脸色无比惨白的望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楚天佑,此刻
的楚天佑身体上面插满了一根根错综复杂的管线,有输液的、有连接仪器的,还
有导尿液的等等,他的口鼻上面戴着氧气罩,脸色异常的苍白,眼睛紧紧的闭合
着,而且脸上没有一丝的神情,仿佛沉睡了一般。
  樱站在床的另一边望着楚天雪与赵婉儿两人,楚天雪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连
衣裙,将女性最诱人的曲线都清晰的勾勒出来,而赵婉儿则是一身乳白色的职业
套装,齐膝的职业裙刚刚好突出了她臀部与大腿的浑圆柔顺曲线,半袖的无领上
衣有着端庄的花朵图案,整个人都显现出典雅不失性感的华贵气质。
  「医生说,天佑的伤势太重,虽然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的脑部失血过
多,从而影响了脑部的神经,现在已经是个植物人了。」
  听到樱这样子说,赵婉儿的眼泪就像断弦的珍珠,簌簌的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楚天雪闻言也是颤声问道:「那医生有没有说过,天佑他什么时候会苏醒过来?」
  「很难,很难。」
  樱摇了摇头说道,接着她脸上浮现一抹笑意,笑容显得很浅也很僵硬,她对
着楚天雪深深鞠躬说道:「在这里我要深深的感谢您,若不是您和教官的交易,
天佑就要死了,因为在我们魔王是从来不需要废人的,真的真的非常感谢您。」
  楚天雪还没说话,赵婉儿则抬起头眼神怨恨的望着樱,神情凄婉痛苦,死死
盯着樱从牙缝里迸出一句话:「云儿就是因为你们才变成这样子的,他若是有个
三长两短的,我和你们魔王不死不休。」
  樱不清楚赵婉儿与楚天佑的关系,现在看到赵婉儿这样子向魔王近乎宣战的
话,心里有些揣揣这个女人莫非又是楚天佑的一个女人,现在被刺激的有些失心
疯了,于是脸上有些尴尬神色的轻声说道:「那个,你最好还是先冷静一下,魔
王的强大不是你能够理解的,我希望你就算是为了天佑也一定要冷静下来,不要
让愤怒与仇恨蒙蔽了你的心。」
  「呵呵呵!」
  赵婉儿凄惨的笑了一声,胸口不断的起伏,似乎情绪就要到了爆发的边缘,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最后眼神及其复杂的看着樱声音嘶哑道:「你回去告诉凯
撒,我们和他的交易一定会完成,但是从今往后就请他不要再来打搅我们的生活
了。」
  闻言,樱站直了身体又深深的弯下腰,诚恳的对着楚天雪与赵婉儿说道:
「放心,我一定会把话带给教官,同时也希望你们照顾好天佑,我会深深的感谢
你们,再见。」
  赵婉儿流着眼泪双眸怒视着樱离开的背影,之后她伸手轻轻抚摸着楚天佑的
脸凄惨说道:「天雪,我们该怎么办?云儿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心真的好痛、好
痛啊!」
  楚天雪站在床边上,粉拳死死的紧握着,手指甲都已经将掌心刺破渗血来,
望着楚天佑现在这个样子,她的心此刻那是拔凉拔凉的,自己好不容才让楚天佑
摆脱了魔王,但换回来的男人却变成了植物人,这让她以后可怎么活啊!看着赵
婉儿坐在床边上哭泣的凄惨痛苦模样,她走上前去拍了拍赵婉儿颤抖的肩膀,心
里抽搐着说道:「师母,我们要相信奇迹,相信天佑一定会醒过来的,我坚信。」
  赵婉儿闻言抬头失魂落魄的看了眼楚天雪,嘴唇轻轻地蠕动了一下,最后又
把脸转向了楚天佑,语气轻柔又肯定的说道:「我也相信云儿一定能醒过来,我
相信他。」
  ……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楚天雪有些疲惫的将车子停在自家别墅院子里的露天停车场里,按了下智能
车锁的按钮,也没有听清楚车子是不是发出滴滴的警报声,就直接往别墅的大门
走去。
  在过去的十多天里,她每天都奔波于四季别墅苑与魔王在华南市的秘密据点,
那个据点里有一间秘密的实验室,每天封闭的实验工作都让她异常疲惫,而凯撒
已经离开了华国,将华国的所有事物全都交给了那个日本女处理,楚天雪的任务
就是尽快研制出完美的超级血清。
  哗啦啦的用钥匙打开了别墅的大门,刚进大门她就发现一楼的客厅灯火通明,
所有的家具摆设都一如既往,楚天雪换了拖鞋之后不由轻舒了口气,仰身躺在沙
发上抬头一看,发现二楼自己卧室的门房处透露出微微亮光,便知道赵婉儿又在
卧室里照顾楚天佑。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恢复,楚天佑现在整个人已经彻底摆脱了那些机械仪器,
只可惜他仍然是昏迷不醒的样子,而赵婉儿就每天宅在家里细心的照顾着楚天佑,
有时候会推着轮椅带着楚天佑在别墅的周围遛弯。
  楚天雪躺在沙发上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之后,便站起身朝着二楼卧室走去,而
当她走到二楼卧室门口的时候,忽地听到从门缝里传出一个非常熟悉的男人声音。
  「婉儿,跟我走吧,我们离开华国。」
  楚天雪听到这个声音后眼睛不禁瞪大了,因为这个男人声音的主人是张少阳,
那个消失了半个多月的张少阳,站在门口的楚天雪正准备推开门进去时,但当她
听到了张少阳的声音后便又停下了脚步。
  卧室内。
  赵婉儿坐在床边一直低头小心的帮着楚天佑进食,因为楚天佑现在的样子,
她只能每天做些有营养的流食,一天三顿从不间断的亲自喂爱儿。
  今夜,对于张少阳突然找到这里她还是有些惊讶,但自从张少阳进入这个卧
室后,她自始至终都未看男人一眼,只是一语不发的低头细心照料爱儿,现在听
到男人那样子说,她轻轻将手中的碗勺放在床头柜,转头静静的盯着张少阳看。
  张少阳被赵婉儿平静的眼神看得心里莫名发毛,但他还是柔声对着赵婉儿说
道:「婉儿,我已经在国外打点好一切,趁现在我们走吧。」
  「少阳,你自己一个人走吧,我要留在这里。」赵婉儿淡淡的说道。
  张少阳闻言看了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楚天佑,之前知道赵婉儿在楚天雪这
里,张少阳就猜测赵婉儿肯定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一切,现在看到原本对自己温柔
体贴的爱妻,对于他的态度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心中知道这是自己遇到的一次
前所未有的危机,一个处理不好就彻底失去了赵婉儿,于是他决定向赵婉儿说出
当年发生的一切,让爱妻明白自己当年隐瞒她的所有苦心,说不定赵婉儿还会谅
解自己。
  「婉儿,你是因为我对你隐瞒了当年的事情而生气吗?对于当年发生的一切,
我可以解释的,婉儿,求求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一定会加倍的爱你,跟
我走吧,我知道你的心里面还是爱我的,看着我,婉儿,你不能欺骗自己的心。」
张少阳走到赵婉儿身前单膝跪地,双手拉住赵婉儿的手深情的对她说道。
  赵婉儿轻轻地挣脱男人的手,眼神平静的看着张少阳对他轻声说道:「少阳,
既然你要和我解释当年发生的事情,那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谈谈,谈完之后我
……」
  「婉儿,你说,你要和我谈什么?我都听着。」赵婉儿口中的话尚未说完,
张少阳已经忍不住就连忙急切的说道。
  看到张少阳现在这种进退失措的样子,赵婉儿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面对着
这个依然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想到昔日男人对自己的甜言蜜语和百般呵护,而且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差不多十年之久,想到这个男人在肉体和精神上都满足过自己,
赵婉儿承认自己之前深深的爱过张少阳。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她已经知道了当年发生的事,知道了张少阳在其中
扮演的角色,便已经挥剑斩情丝,将心底对张少阳的爱彻底斩断,并将所有的情
都倾注在爱儿身上。
  「少阳,十年前在我人生最悲惨、最无助的时候,我到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
是你一步一步陪着我走过来的。」
  赵婉儿望着张少阳幽幽地说道:「你是一个好男人,也是一个好丈夫,你非
常懂得女人的心情和需要,当年也是你默默地陪伴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的安慰我
并与我倾谈,使我走出了失去国豪与云儿的阴影,那时候的你令我深深感动不已。」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关系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慢慢
地我们相互熟悉了,关系也是一天比一天变得暧昧,你会借故一边说着笑一边对
我动手动脚,而我也感觉到有些东西在我们身边发生,就慢慢的默认了你的一切。」
赵婉儿回忆说道。
  「少阳,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真心爱我的,你和当年的国豪一样,耐心的关
心我,细心的爱护我,不仅每天都陪我谈谈心事,而且还说说一些生活中的琐事,
让我有了第一次和国豪谈恋爱的感觉,而你则和国豪不同的是,你和我说话的时
候比较露骨,尽说些让人羞耻的话,不过你说的那些我爱听,虽然有些坏坏的样
子,但真的很吸引我。」赵婉儿含羞说道。
  「一个男人为了他爱的女人开心,说着各种令女人心中甜蜜的情话和各种让
女人娇羞的肉麻话,做着其他男人不会做的事情来讨好女人高兴,照顾女人的所
有感受,那种温馨,那种舒适,那种浪漫,任何正常的女人都会陷入进去,所以
我赵婉儿也陷了进去。」赵婉儿继续说道。
  「最后,上得山多终遇虎,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那次是在天堂岛的时候,你
精心布置的浪漫感动了我,慢慢地,我们开始拥抱、亲吻、爱抚,到最后我们做
爱,发生的这一切到现在我都不后悔。」赵婉儿平静的说道。
  赵婉儿虽然将话都说道这个点上了,但是张少阳此刻的心情却无比的懊恼与
不甘,因为他实在是太了解赵婉儿这个女人的个性了,她现在将这一切平静的告
诉自己,就是在说她的心里已经将两人的感情彻底放下了,斩断情丝不再被两人
之间的感情所困扰牵绊,拿得起也放得下。
  「呵呵呵……」
  张少阳莫名的笑了笑,抬头望着赵婉儿嘴角挂着一丝丝嘲讽的弧度,道:
「慧剑斩情丝,婉儿,你还真是无情啊!」
  赵婉儿神色平静的盯着张少阳正色道:「少阳,我这并不是无情,而是忘情。」
  张少阳闻言哑然,太上忘情是道家的一种说法,所谓忘情并不是无情,只是
放下执着,虽有情但却不被情所困,将感情处理的豁达洒脱,不让情丝蒙昧自己
的道心。
  「在你还没来找我之前,那段时间里我特别迷茫,但是现在不同了,云儿现
在这个样子,我要留下来照顾云儿,至于其他的什么心思我都没有了,只有云儿
才是我今生的一切。」
  赵婉儿先是回头看着躺在床上昏迷的楚天佑轻声说道,之后又转回头语气不
带一丝情感的对着张少阳说道:「所以,张少阳,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的,也
不想在见到你。」
  听到赵婉儿这样子说,张少阳也是幡然醒悟,他知道赵婉儿已经将所有的情
都倾注到了儿子身上,就连什么报仇之类的心思她都不会再有了,而自己也永远
失去了这个女人的心,他望着赵婉儿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就在这个
时候,站在卧室门外的楚天雪上前两步,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来,看着跪在赵婉
儿膝前的男人,语气淡淡说道:「张少阳,既然师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是
走吧,我不会把你的行踪告诉姬老的。」
  张少阳苦笑一声站起身,虽然被楚天雪发现自己现在的糗样子有些尴尬,但
他确实是真心爱赵婉儿的,见到赵婉儿拒绝了自己,却还想最后的争取一下,对
着赵婉儿语气有些乞求的说道:「婉儿,难道我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吗?」
  赵婉儿还没有说话,楚天雪已经开口说道:「张少阳,你不会忘记了自己现
在的身份吧!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你还能给师母幸福吗?所以,不要在纠缠了。」
  张少阳闻言嗤笑一声,心里想到自己现如今的处境,还有什么资格给赵婉儿
幸福,于是好似解脱的说道:「是啊!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呵呵呵……,婉
儿,既然这样子,那我就走了,天雪,帮我照顾好婉儿。」
  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对楚天雪说的,而楚天雪则眼神中闪过隐晦的鄙夷与不屑,
张少阳,曾经的天之骄子,掌握多少人的生死大权,现如今的丧家之犬,只能躲
在阴暗的角落,她走到床前坐下伸手轻抚楚天佑日渐消瘦的脸,说道:「你放心,
我会照顾好师母的,对了,师母还有东西要交给你的。」
  闻言,赵婉儿好似也反应过来,站起身对着张少阳轻声的说道:「是啊!少
阳,你和我来一趟吧!」
  看了眼赵婉儿和张少阳走出卧室的背影,楚天雪俯身在楚天佑耳边轻声说道:
「天佑,我的爱人,今后又少了一个人会打扰到我们一家人的生活了。」
  「啊!」
  突然,楚天雪欢喜的惊叫了一声,因为就在刚刚她发现自己和楚天佑说完话
后,男人有一丝丝短暂的间歇性抖动,虽然那种抖动非常的细小轻微,但还是被
楚天雪察觉到了,她猛然想起自己之前请回来的脑部专家跟她说过的话:楚天佑
的脑部受损比较严重,而且是因为失血和缺氧所造成的损害,他自己能醒过来的
几率几乎是万分之一不到,但楚天佑虽然是处于植物人的状态,但他本身的意识
却是有的,之前在医学界有很多植物人清醒的案例。
  那个脑部的权威专家还告诉她,若是楚天佑能受到什么适当的刺激话,也许
会激发他自身的潜能,让楚天佑从植物人的状态清醒过来,但是到底需要怎么来
刺激楚天佑,那个专家他也不知道。
  「天佑、天佑,你能感觉到对不对,你倒是醒一醒啊!」
  楚天雪有些焦躁期待的摇晃着楚天佑的身体,她多么的希望男人能够将紧闭
的眼睛缓缓睁开,哪怕只是看看自己,她的心就满足了。
  「你怎么了?天雪。」
  就在这时,赵婉儿手里拿着几张A4纸走进了卧室,看到楚天雪摇晃着爱儿
的身体,焦急的问道。
  「师母、师母,我刚刚看到天佑他人动了,真的,虽然只是轻微的动了一下,
但我还是感觉到了。」
  楚天雪头也不回的惊喜叫道,而赵婉儿闻言则呆呆的站在那里浑身一震,紧
接着她就两三步跑到床前,将手中的一叠A4纸仍在床头柜上,A4纸的最上面
一排写着:离婚协议书。
  赵婉儿趴在床前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楚天佑的脸,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天
雪,你将刚刚发生的事给我说一说。」
  楚天雪这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她仔细的回忆一下刚刚发生的一切,然后细
细的跟赵婉儿说了一遍,赵婉儿也听得非常仔细,生怕自己漏掉了每一个细节,
当听完楚天雪的话后,她颦眉沉思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天雪,你的
意思说你刚刚的话有可能刺激到了云儿,所以他才会有反应。」
  楚天雪迟疑了一下,她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个我也不敢保证,是不是
我刚刚的话刺激到天佑,他才会产生那样的反应。」
  闻言,赵婉儿抬眼望着楚天雪有些期待的说道:「要不你在将刚刚的话再说
一遍试试。」
  楚天雪闻言有些忐忑的再次俯身趴在楚天佑耳边,轻声柔情的将刚刚那句话
又说了一遍,然而这次一次楚天佑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赵婉儿也紧紧盯着楚天佑,
生怕自己不小心漏掉了爱儿的每一个反应,可是当她盯的眼睛都酸痛了,楚天佑
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产生。
  看到这样的情况后,楚天雪的脑袋里也混乱了,她猛然想到了什么,对着赵
婉儿说道:「师母,是不是因为我们的刺激还不够,所以天佑才没有任何反应。」
  「那天雪你说我们该怎么做?」
  面对楚天佑这样子的情况,赵婉儿已经是毫无办法了,她每天就将希望寄托
在奇迹上,希望爱儿有一天能突然醒过来那就万事大吉了。
  楚天雪站起身皱眉望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楚天佑,思索了一阵子后,她突
然伸手将盖在楚天佑身上的薄被掀开,露出被子下面男人依然精壮的赤裸身子,
看着楚天佑胯下软绵成一坨的肉棒,软榻榻的肉棒下面吊着两颗鸭蛋大小的睾丸,
在赵婉儿惊讶诧异的目光中,她伏下身子趴在楚天佑胯间,螓首低垂缓缓张开樱
唇,将楚天佑的肉棒吞入口中。
  「呃!」
  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幕让赵婉儿微微失神,就连呼吸也不由的凝滞了一瞬间,
尔后才回过神来,头皮发麻的看着楚天雪趴在爱儿胯下,心甘情愿的给爱儿口交
起来。
  也不知到底过去了多久,也许真的是楚天雪的浓情蜜意起到了作用,她察觉
到口中男人的肉棒有微微勃起的迹象,而且她也感觉到嘴角酸痛,于是抬起头看
着楚天佑那真的微微勃起的大肉棒,口中埋怨的娇嗔道:「臭小子,都成植物人
了,没想到你的色心还这么强。」
  赵婉儿也看到了爱儿胯下那根微微雄起的大肉棒,她的心中虽然没有什么情
欲,但还是被爱儿的那根凶器激起了心底的一丝丝涟漪,她忍着心中那股强烈羞
耻,颤声说道:「看来你这个办法是起作用了啊!天雪。」
  而楚天雪则伸出玉手把玩着楚天佑胯下的肉棒,呼吸有些凌乱的轻抚着大肉
棒,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享受过情人弟弟的大肉棒了,心里那股念兹念兹的味道
让她有些荡漾,轻抚着楚天佑的大肉棒娇声道:「是啊!师母,看来这个办法有
那么点作用,可惜刺激的好像不够,你看看,它还没有恢复到以前完全的状态呐!
你不知道它完全雄起的样子,简直是能要了任何女人的命。」
  「呸!天雪,你胡说什么呢?」赵婉儿强忍着羞赧,咬着嘴唇小声地说道,
楚天雪当然知不道她之前也见过爱儿大肉棒的雄壮与伟岸,那绝世的威能仿佛是
女人的大杀器一般,足以让任何女人都被它的神采所摄魂夺魄。
  「呵呵呵……」
  楚天雪闻言尴尬的笑了笑,紧接着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忽地来到赵婉儿身边,
趴在赵婉儿的耳畔悄悄说了句,而赵婉儿闻言则是身体瞬间的阵阵僵硬,就因为
楚天雪刚刚的话,她那颗波澜不惊的芳心都加速跳动起来,原本红润的绝世俏脸
更是涨的通红,她咬着贝齿强压下心底涌动的羞耻感,猛然推开楚天雪逃离了卧
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楚天雪望着美艳师母落荒而逃的背影,她有些放肆的发出清冽的笑声,只不
过那娇媚的笑声中含着某种不怀好意的味道在其中,而她的俏脸上也浮现出莫名
兴奋的神采,在心里为自己能够想出如此绝妙的注意而点一万个赞。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