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江湖风月录】(12)

  第十二章:紫玉相夫
  刚过午后,十数骑就护着一大一小两辆马车从长州城裡浩浩荡荡出来,沿着
官道向北而去。
  大一点的马车上,宋老太太坐在上首位置,秀环秀珠左右搀着,妙玉和苏樱
雪居右,李香荷与苏婷两人居左坐着。
  「娘,二少爷也太没大没小了,居然用这样的口气和您老还有大姐说话。还
有那陈紫玉,穿的跟楼子裡的窑姐似的,恨不得把奶子全给漏出来,生怕别人不
知道她奶子大。平日裡也不和大家来往,只顾躲在自家院子裡. ……」
  李香荷说话尖言尖语的,向来不被宋老太太喜欢,看见老太太脸落下来,赶
紧闭嘴。
  「瞧瞧你自己,胸小的跟芝麻似的,这么多年也没能给苏家生下半个儿女,
还有脸说话。年轻时候打扮的漂亮点,穿的少点,勾引住自己夫君,多恩爱几次,
多生几个大胖小子,有什么不好!」
  老太太毫不顾忌,当面就破口大骂。
  妙玉和苏婷等人忍不住都笑起来,李香荷的胸脯也没那么小,但是被老太太
说成芝麻,当真是有趣的很。
  「娘,您怎么帮着她说话。陈紫玉刚才可没给您好眼色,就顾着帮二少爷挤
兑咱们。」
  李香荷又嘟囔。
  老太太瞪了李香荷一眼,沉声道:「你们这些妇道人家,平日裡做好自己的
事情,管好自己的嘴巴!陈紫玉是江湖女子,一身武艺已经臻至化境,不下于越
儿,比老身当年还要强上一筹。现如今江湖为大,即便我们仁圣嫡传宋家,也以
武为尊,以礼法次之。你们对她可要客气些,莫要以为她屈身明轩做妾,就妄图
欺负她。」
  出发前,苏越将陈紫玉成就先天的事情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是有喜有忧。
  但是看到刚才陈紫玉十分维护苏明轩,老太太是又喜又愁。
  因为苏越想要在金陵祖宅立下家主和爵位的继承人,眼下母子俩都在苦恼,
而且是幸福的苦恼。
  「娘亲,妾身与紫玉是多年的好姐妹,亲密无间,不会因为一点儿小事就生
气的。」
  妙玉为自己刚才没有多嘴而窃喜,看见坐在旁边的苏樱雪面色沉闷,又高兴
不起来了。
  另一辆马车上,陈紫玉和巧儿一左一右坐在苏明轩两边,轻轻帮主子捶腿捏
肩。
  陈紫玉即使有点生气,声音也如往日一般清波荡漾:「郎君,你刚才干嘛那
样凶巴巴的和老太太还有妙玉夫人说话。」
  「一个小女僕她们也斤斤计较。好歹我家巧儿能端茶倒水洗衣做饭,还会绣
花做衣裳。」
  苏明轩提起刚才的吵闹,心裡又开始不舒服,「那李香荷和李兴文两个废物
能做什么,还带着去京城。」
  「绣花,巧儿的绣花就是跟着李姨娘学的。」
  巧儿怯生生的声音,再配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无辜,让苏明轩忍不住翻
了个白眼,你是跟我一伙的吗?少爷刚才为了争夺你可是不要脸面的与妙玉唇枪
舌战来着,虽然只说了两句话。
  「她们计较的不是带不带巧儿上路,而是巧儿是樱雪的贴身侍女,以后要跟
着小姐嫁给夫家做通房丫头的。你就这么给明抢了……唉……」
  陈紫玉将巧儿刚才的语气学的是有模有样,怯生生的不说,还带着丝丝妩媚。
  「巧儿,你困吗?」
  苏明轩没头脑的来了一句,让巧儿抬起头,一脸疑惑。
  「巧儿,今日你也累了,先睡上一会儿。」
  陈紫玉柔媚如水的双眸对上巧儿清纯漂亮的大眼睛,双瞳中发出一丝魅惑心
神的精芒,巧儿小脑袋一歪倒在苏明轩左怀中,甜蜜的酣睡起来。
  苏明轩用手轻轻拂了下巧儿的脸蛋,小丫头拿小脸又往他怀裡挤了挤,继续
发出细密的呼吸声。
  太善解人意了,本公子只是随口说一句话,陈紫玉就能知道意思,原本是想
让她点了巧儿的睡穴,毕竟我才学点穴封禁没几日,掌握不住下手的轻重,怕弄
伤了巧儿,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多法门。
  「媚宗,惑心篇。」
  陈紫玉凑到苏明轩耳边小声说。
  苏明轩只觉的美人的香气冲进鼻孔,丰硕的美胸贴上来,似乎能感受到与体
香不同的温香,似乎是从那深深的沟壑中散发出来的。
  忍不住将抱着巧儿的手抽出来,见巧儿靠着自己依然睡的很香,苏明轩大胆
搂住陈紫玉的腰肢,左手扶上了酥胸隔着单薄的抹胸感受着柔软:「你还私藏了
多少功法没有告诉我,我爹也说你所学颇杂,我可不信你只会一个『摘星手』…
…」
  「我是会不少乱七八糟的武功,不过大多都是女子练的功法。只有『摘星手』
适合郎君练,恰好也能弥补郎君拳脚、身法、点穴功夫的不足。」
  陈紫玉吐气如兰,扭了扭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依在苏明轩怀裡,将脑袋搭
在苏明轩肩头:「郎君真是个怪人,不喜欢年纪相彷的美少女,却喜欢熟妇幼女」
  听到陈紫玉这么说,苏明轩顿时心虚起来:「这几日樱雪总是带着巧儿过来
玩闹,我听你夸讚巧儿乖巧可爱,想要个这样的女儿,于是就寻思着将巧儿讨来
认你做乾娘。而且你一人照顾我衣食,太让我心疼,巧儿心灵手巧的,能分担不
少。」
  「真的不是你自己想要找个通房丫头?」
  陈紫玉眨着眼睛,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只有一点点,其实我是怕樱雪以后真的跟了李兴文那小白脸,将巧儿也带
过去。」
  苏明轩想起苏婷那日和苏婕一起勾引自己,苏婕那副可人的样子,让他见识
到了小丫头的好,每每回想起都大呼可惜,「巧儿乖巧可爱,心思单纯,她跟着
受苦,倒不如跟着我们。」
  「妾身也捨不得巧儿……」
  陈紫玉酥胸被伺候的舒舒服服,呼吸都有些急促了,「不过你想要巧儿,直
接与樱雪好好说不行吗?非要与她闹腾一番。」
  「我这不是见巧儿被欺负了,一时来气嘛!」
  苏明轩一点儿不觉愧疚,「顺便也和樱雪摊牌,省得整日和她纠缠不清,没
完没了……」
  「樱雪其实心很好的,绝不是你想的水性杨花。都怪妙玉姐姐太过心急,总
想把她教育成知书达礼的尊贵小姐,又要习武又要学琴棋书画。却不去想出身已
经决定了太多,退一步做个平平安安的小妾,何尝不是幸福!」
  陈紫玉嘴角一弯,浅浅一笑。
  「她再好,哪有紫玉姐好!」
  苏明轩轻轻将抹胸拉了下来。
  陈紫玉素知郎君的喜好,特意穿的对襟收腰襦裙,浅色的缎面抹胸上绣着紫
玉兰的图桉,绸结被她巧妙的做到了腋下,只需轻轻一拉丰硕饱满的乳球就会坦
露出来,任由郎君搓揉把玩。
  「哎呀!」
  陈紫玉脸蛋飞红,掩嘴轻呼,羞意满目,曼妙的身子轻轻摇荡更显的诱惑狐
媚。
  苏明轩俯下身将一颗乳头含进嘴裡,轻轻吃弄挑逗,一手又捏了个妙物肆意
揉捏。
  「郎君,坏死了,我们在车上,会被人看到的呢……」
  陈紫玉急促的低吟着,脸上的红晕更甚,柔弱纤细的腰肢尽情地摆动着,把
丰满的胸乳向前挺好让郎君吃得更尽兴。
  苏明轩对着两隻乳房来回舔吸轻咬,随着马车摇摆的饱满乳球打在自己脸颊,
带来阵阵乳香,陈紫玉扭动着身子,两条玉腿不知何时夹住了苏明轩的命根,来
回动弹的厮磨感让他的慾火蹭蹭的往上窜:「你这个妖精,可不要乱来,不然郎
君可要把你就地正法啦!」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外面的车马声也戛然而停。
  苏明轩赶紧将陈紫玉的抹胸和衣襟拉好,把那溢出来的雪白而又丰盈的春光
遮掩了下去。
  「是静溪庵的几个师太,不知何事拦住了车队。」
  陈紫玉妩媚的眼神裡烟波荡漾,「郎君真胆小……」
  「不知诸位师太为何拦住我们?」
  苏越骑在马上居高临下问道,但是语气并无轻视之意。
  「阿弥陀佛,贫尼求见妙玉夫人。」
  中年尼姑诵号行礼颇有佛门大家的风范,让苏越暗歎不已。
  「静圆师太,您怎么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妙玉已经闻声下了马车,快步上来。
  「阿弥陀佛,我师傅三日前圆寂了。」
  静圆师太不卑不吭,面无异色。
  「圆寂了?我前些日子拜访静溪庵的时候,静溪师太不还好好的吗?」
  妙玉吃了一惊,悲伤之色顿显。
  静圆师太依旧面色如故:「七日前的那场大雨过后,师傅突然唤来门中子弟,
言她知晓了大限。我等弟子欲为她操办法事,均被阻止,只让我等为她诵念佛经。
直到三日前,师傅突然停住诵念,言大限至,交代了一件后事,便是让我今日午
间在山下等候妙玉夫人,说是承蒙夫人照顾,别无报答,唯有此玉菩萨留给夫人
的闺女苏施主以报恩情。随后师傅就化虹而去,无影无踪,连舍利都未曾留下。」
  静圆师太将玉佛交给妙玉,又诵了声佛号,就此离开。
  「化虹而去,哼!现在的尼姑都这么能说会道了吗?」
  苏越冷哼了一声,吩咐继续前行。
  妙玉回到马车裡,小心拿着玉菩萨吊坠仔细查看,上面是一位身姿曼妙,满
脸慈悲,栩栩如生的女仙,却并非寺庙裡供奉的宝相庄严、端庄雍容的菩萨形象。
  给众人看,大家都觉得奇怪。
  宋老太太接过玉菩萨,一入手就觉得丝丝清凉透入身体,让人心神安宁,连
真气都运转的顺畅起来,又将玉菩萨翻来覆去仔细检查,除了异于常见的菩萨形
象,并没有发现更多秘密,便交还给了妙玉:「佛门大师指名道姓要赠与樱雪,
自然是有原因的,或许能帮助樱雪渡过什么劫难,还是按照嘱托贴身戴好。」◇
◇◇陈紫玉拦住想要揭开帘子,伸出脑袋看外面的苏明轩,简单描述了下外面发
生的事情:「静溪庵的主持静溪法师化虹而去,给樱雪留了件玉菩萨。」
  「化虹而去,她飞昇成佛了?」
  苏明轩吓了一跳,他这些年没少去过静溪庵,并不觉得静溪师太有什么特异
之处,更不像是得道之人。
  「佛门的化虹而去和道门的羽化成仙是差不多的说法,近百年来就发生过很
多次,他们有没有成就仙佛亦是两说。大部分人都认为化虹而去和羽化成仙不过
是另类的圆寂和身死道消,因为这些人大多都是两寺一庵和道门四家裡鑽研佛经
道藏的长老,武功修为并不高,甚至有些根本不修炼武功。」
  苏明轩鬆了口气:「这么说来化虹而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走到这一步的高僧大德往往有着各种堪比仙佛的神异,比如预见未来,益
寿延年等等不一而足。」
  陈紫玉想起半个多月前的静溪庵之行,不由唏嘘道:「苏樱雪能得到大师青
睐倒是福缘深厚。」
  苏明轩酸酸地来了一句:「什么福缘深厚,佛缘深厚还差不多。」
  「你捨得樱雪去做了尼姑?」
  陈紫玉见郎君吃醋的样子,很想笑出声来,又不得不憋着,丰硕到近乎夸张
的双峰随着身体剧烈的颤动,实在是摄人心魄。
  「有什么捨不得的!」
  苏明轩忍不住,双手又开始在陈紫玉胸前作怪,隔着薄薄的抹胸,将双峰上
的两点凸起用手指捏住,轻轻一夹一捻。
  「郎君……」
  陈紫玉身子一颤,声音甜的腻人,勾人的烟波裡荡漾起丝丝春意,「郎君…
…奴家有话要说,不知当不当讲?」
  「那就不要讲了!」
  苏明轩故意这么说,手上的动作却停下来,拦在陈紫玉腰上,轻轻嗅着美人
的体香。
  陈紫玉侧过身来,将两隻玉臂搭在苏明轩肩膀上,揽住他的脖颈,媚眼如丝,
丰润的红唇吐着香气给了苏明轩一个浅浅的吻:「郎君今日做事没头没脑的。
  原以为,郎君会藉着替巧儿出气的机会,将樱雪好生淫辱一番。怎么也要撩
起裙子打她的屁股,再辱弄她的小穴儿,把她玩弄的淫液横流。最后就算不把主
僕二人一口吃掉,也要趁着教育她们的时候谈情说爱增进感情。谁知道郎君竟然
将樱雪辱骂一通,让美若天仙的主子跑了,却留个黄毛丫头在手上,简直就是买
椟还珠。「『我是那样的纨裤少爷吗?』苏明轩心中暗骂,然后翻了个白眼,在
陈紫玉肥美的肉臀上捏了一把。
  陈紫玉不堪刺激,纤细的腰肢扭来扭去,惹得苏明轩巨龙高涨,却带着嬉笑
道:「樱雪这丫头现在已经是琪花瑶草,胜过奴家当年不知多少倍,过两年被滋
润浇灌后还不得风华绝代。郎君射若是就此错过,怕是要后悔终生,更何况郎君
明明很在意樱雪,却非要装作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真是故作清高……」
  「我哪有故作清高!我总不能像你说的那样强迫她……」
  苏明轩虽然为了面子而嘴硬,心裡却很是嚮往陈紫玉刚才的描述,不由大感
可惜,若是按照她所说的那样去做,苏樱雪这会儿说不准已经坐在旁边任他采拮
了。
  陈紫玉见苏明轩心软面硬的样子,扑哧笑了一下:「难道郎君就打算这样脱
身站在一边无动于衷,让苏樱雪自己做出选择,眼睁睁看着她投进李兴文的怀抱
吗?」
  「我……肯定不想……」
  苏明轩一下子愣住了,自己刚刚从苏樱雪手裡抢走了巧儿,苏樱雪这会儿指
不定恨死自己了。
  陈紫玉一副不出我所料的样子:「郎君一直没有认清自己的实力。您是苏家
二少爷,李兴文不过是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养子,苏樱雪虽然美若天仙,但也不
过是女凭母贵的养女。樱雪现在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自然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
坏,郎君这样文武双全的人才是她最好的选择,对李兴文这样油头粉面的小白脸
也就是一丝不捨的念想而已。郎君若是喜欢樱雪,直接说上几句好话要了她的身
子,再向妙玉许诺给她女儿一个名分,一切就尘埃落定。」
  「这……」
  苏明轩想起那日苏樱雪在静溪庵的主动,迟疑了一下犹豫道:「我不想这样
仗势欺人,只希望她能心甘情愿的将身子给我!」
  陈紫玉苦笑了一下,抱住苏明轩,认真地说道:「郎君不应该将苏樱雪放在
与您平等的地位来考虑前后因果。您应该明白做主人的哪个不对富贵、美人贪得
无厌!您是主人,您可以拥有宠爱很多喜欢的女子,且不存在地位身份的冲突,
您只要不辜负我们这些女人的感情,不将我们随手抛弃就足够了。何况郎君出身
尊贵,又有武学天赋,还勤奋努力,日后就算不能继承苏家祖业,也能凭借武功
在江湖上佔据一席之地。李兴文有什么?他只有没落到连自家子弟都供养不起的
李家还有爱佔便宜又小心眼的姑姑李香荷。你给不了樱雪想要的东西,李兴文能
做到吗?你保护不了樱雪,李兴文能做到吗?古往今来多少英雄好汉都陷入『难
得一身好本领,情关始终闯不过』的困境,鬱鬱而终。如今郎君面对『情关』瞻
前顾后犹豫不决,拿不出所学剑法的气势,以后早晚要生出心魔,何以成就大事。
  苏明轩听完顿时醍醐灌顶,尽展笑颜,抱住陈紫玉捨不得放手:「真是感谢
上苍将你赐予了我。」
  「能得到郎君垂怜也是紫玉的福分呢!」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