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采用手机访问本站?请点击进去观看影片教学
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淫荡人妻  »  【欲望的黑蟒:性爱交易】(02)

  2。酒店套房里的激情
  夜幕已临,范宁月身着一套端庄典雅的银灰丝质连身及膝裙,走在一条落寞
的走廊里,急促不安的步伐中带着一丝莫名的躁动,在依照那个人的指示来到所
指定的酒店套房后,她停下脚步,深呼吸了一口气,脸上顿时浮现起象征着难言
之隐的一丝红晕。稍一会儿,散发着成熟端庄魅力的美丽人妻左右转头,观望了
下周围,发觉没有其他人的身影后方才按下门铃,很快,沉重的房门被打开,豪
华套房的拥护示意她进来,范宁月也领会其意,在踏进房间后将身后之门关紧,
她的动作中带着一丝慌乱,意味着接下来将进行一场见不得人的交易。
  「月,你今天真漂亮……话说这是我们第几次幽会了?」恭维美丽人妻的是
一名身材魁梧,赤裸着上半身,下半身只身着一件洁白浴袍的黑色男子,他环抱
着双手,脸带莫测笑意地看着对方。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科恩西……这将是你我的第三次幽会。」眼前的黑
色男子,范宁月不会不认识,自那个晚上与对方因交易之故在办公室里来了一次
「你情我愿」的性爱之后,后又在其他的地方来了一次更为疯狂的性爱,其持续
的时间也变得更为长久,直让她怀疑对方是不是人类——那种在粗长火热的肉棒
抽插中攀上极乐巅峰的虚脱感觉,着实让这位新婚人妻为之震撼,所留下的烙印
更是深深地留在了她的心灵深处,乃至再也洗脱不掉。
  「范宁月,你不是一般的女人,就像我的妻子海伦娜般,都是淫魅荡女,美
丽且性感,对性欲有着非一般的渴求,寻常人类男性的肉棒终究不够强大,注定
满足不了你,相反,只有巨阳黑人一族才拥有满足你的阳具,然而……就像一般
的男性无法满足淫魅荡女一样,一般的女性也无法满足巨棒黑人一族的性欲,所
以某种程度来说,我与你皆为对方而存在的同一类人,都是为性欲而生的怪物。」
  遐想的同时,范宁月不禁回想起科恩西曾说过的话,随着脑海里浮现起自己
在前两次放荡性爱中如泣似哭的疯狂表现,她实则已在相当程度上同意对方的话
了。
  要知道,科恩西的胯下黑蟒巨棒勃起来后可是有30公分出头,棒身的最大
直径也有6公分有余,对于寻常的女人而言,它确实过于巨大了,显得极为不合
适,但范宁月却不得不承认,这根阳具却偏偏在性爱中给她自己带来了难以想象
的欢愉之感……然而,这还不是令这位端庄人妻感到最意外的……更意外地方的
则是她自己的性器表现,不仅仅是整条阴道,甚至乎狭窄的子宫颈管都能顺利无
阻地承受住粗壮黑蟒的凶狠挺进,让子宫的最深处——子宫顶与雄浑火热的龟头
做亲密火热的冲撞接触,从而令体验到真正意义上的子宫快感。
  巨棒黑人与淫魅荡女似乎是天生的床上绝配,自人类文明发展至今,数之不
清的淫魅荡女被巨阳黑人所征服,她们给自己的丈夫,儿子还有兄弟带上各式各
样的羞耻绿帽,甚至还有不少为征服自己的主人诞下过孩子,秘密地为主人的种
族延续血脉,至于巨阳黑人,则混杂在人类之中低调行事,他们是一个独立于人
类之外的种族,向来漠视人类内部之间的各种冲突。
  「月,你说得没错,我俩之间已经幽会两次了,加上这一次,接着再幽会多
两次,你就履行完你我间的性爱交易了。」说着,科恩西不假思索地解开了围在
腰间的浴巾,其本人也在展露出雄伟粗壮,长若天柱的黑色下体之余,也坐在了
一张装饰豪华的宽大沙发上,而在他的左侧,矗立着一幅勘进墙壁里,至少有两
米高的巨幅横镜。
  「科恩西,多谢你先行替我丈夫还清了债务……要知道,我还没有履行完性
爱交易,你便先行一步,出手挽救了他的事业。」范宁月喃喃道语的同时,以轻
盈的步伐走近对方数步,她有着立体且不失圆润柔和美感的五官,举手投足之间
也带着一种忠贞人妻所特有的端庄典雅。
  科恩西微微一笑,道:「月,那是因为我相信你的为人——你绝不是那种失
信之人。」
  「你说得对,我确实不是那种失信之人。」范宁月美奂绝伦的脸上浮现出一
丝苦笑,但不知为何又带上些许难以察觉的落寞神色。
  「既然你也认为自己不是失信之人,那就证明给我看你答应我的事——你里
面有穿的比上次更性感么?」
  科恩西凸显欲望的笑容中立刻浮现起一丝不怀好意的期许之意,而他的言语
要求也让范宁月脸上的羞人红晕显得更为沉醉迷人,后者不禁微微低头,似带着
回避的意味,但那双偷瞄着冲天阳具的迷茫双眼却暴露了她心中的渴望及意愿…
  …纤长的玉指伸向紧束的衣带,解放着灰色丝质连身裙下的诱人肉体,随着
范宁月将手中的衣带缓缓松开,隐藏在端庄外衣下的性感秘密也接踵而至地暴露
了在科恩西眼前——这是一件透视型紫红色情趣内衣,内衣的主人以前最多只在
丈夫丹尼斯的眼前穿过这种性感衣物,为的是调节与爱人的性爱气氛,然而,现
在看到她穿这种内衣的男人,还得加上眼前的黑色男子。
  自然而然,紫红色情趣内衣上的透视的布料多不到哪里去,它将覆盖下的隐
秘私处以若隐若现这种更为诱惑的形式展现着,让人忍不住伸手一探究竟。更值
得令人注意的是这件情趣内衣的造型,它呈现X造型,肩带自上而下地连接着覆
盖着饱满乳房的两片三角型胸罩,三角胸罩则在深邃迷人乳沟处汇聚,如同X中
间的那个交叉点一般。两片三角形胸罩也岔开延伸出各一条狭窄的丝带,连接着
内裤的左右两端,将平坦雪白的腰腹尽数展现在男人的火热目光之中,至于女人
胯间的那条内裤也大有文章,它在前半段还是正常内裤的造型,呈现出保守的三
角形造型,然而在向后延伸之际却演变成了单薄无比的丝带,在以丁字形的造型
陷进深邃的股沟之余,却将一双饱满雪白的丰臀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科恩西,满意吗?」范宁月微抬起头,左臂撑腰,右臂下垂,语气略有轻
佻地询问着对方,在脚上那双银色高跟鞋的衬托下,她前凸后翘的曲致肉体显得
更为高挑诱人。
  「月,我怎么不满意?来,继续下去,你答应过我的——你会比上一次性爱
幽会里的自己显得更为淫荡。」科恩西微微一笑,在赞赏中提醒着交易对象。
  「放心,科恩西,我定会信守承诺,在这次的性爱中展现出更放荡的一面—
—就像个无法从丈夫那获得满足的淫欲人妻一样。」说着,范宁月取下脚上的高
跟鞋,将之弃在一边,而后,她脸上毫无征兆地浮现出迷离且淫魅的微笑,似带
着哀求的意味,美丽的人妻跪了下来,四肢着地,宛若一只渴求主人爱抚的宠物,
向着眼前的巨阳黑人爬了过去,在这一刹那,她身上的忠贞之感似乎一扫而光了。
  相似的举动,范宁月以往也在丈夫面前做过,但在丈夫以外的男人摆出这种
充满勾引意味,四肢着地的雌兽姿态……她还是头一次。与此同时,坐在沙发上
的科恩西已有意无意地向着左手边的墙上巨幅横镜看了一下,脸上还赫然闪过一
丝得意的微笑,似在向一个看不见的失败者炫耀着自己的胜利,但很快,巨阳黑
人便把得意的目光转向了自己的胯下,注视着呈现恭顺姿态的美丽人妻。
  「真是条好雄伟的黑色巨屌,比我丈夫胯间的小肉棒实在强上太多了。」说
着,范宁月双眸微眯,奉上了自己的火艳的轰唇,让其与硕大粗壮的龟头做出亲
密无间的接触同时,双手也没闲着,立马握上了粗壮无比的柱体,上下娴熟地套
弄起来,至于她在给科恩西口交前所说的那番淫荡的对比之言,不管是否真的出
自于她的真心,但至少指出了一个无情的事实……
  丹尼斯·约翰逊——范宁月的丈夫,虽然有条近18公分长,尺寸颇为不俗
的肉棒,但一与巨棒黑人一族的阳具比起来,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有如可怜的
小肉虫与黑长巨蟒间的差别,不仅仅是尺寸上的差距,就连硬度与持续力度也是
天差地别。个中在性爱中能体现出怎样的差距,范宁月已经用自己的口交行径很
好地证明了,与科恩西的黑根巨蟒仅仅相处过两次,原先还无比端庄典雅的人妻
便展现出无可救药的沉溺姿态,但见她跪在双腿岔开的巨棒黑人面前,用温暖湿
润的嘴腔容纳着雄伟阳具的前段,火热湿滑的舌头也亲密无间地刮痧着龟头表面,
配合着上下套弄的玉手一同刺激着整条黑根巨蟒,错觉之下,甚至会令人觉得这
场口交竟隐隐透着犹如圣女祈祷一般的虔诚感……只不过,这位「圣女」的嘴腔
不时发出着噗哧的淫霏吸吮声,脸上也挂着迷醉的神态,直到阳具的爆发才让她
「祈祷」的动作暂时性停了下来。
  虽经过一次射精,但巨阳黑人的粗黑肉棒在被绝色人妻吐出后,仍高耸入云
地矗立着,没有丝毫疲倦的迹象,以宣示着自己的强大。范宁月在微微舒了一口
气之余,也伸出舌头将溢出嘴角处的些许精白液体重新纳入自己的嘴里,如品尝
人间里难得一见的美酒般陶醉,而后,带有羞辱性质的淫言荡语更是从她红颜丰
润的嘴唇里唤出,直让人觉得这位新婚人妻是否真的深爱着自己的丈夫。
  「射了一次后依然这么坚挺,怪不得能在那晚把我干得欲仙欲死,相比之下,
丹尼斯就差上太多了,每次做爱最多就射个一两次,都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满足
我?」说着,范宁月媚笑着直立起自己的上半身,将手伸向系在背后的胸罩丝带,
进一步解除着身上的束缚。
  乳交,范宁月对这种性爱动作并不陌生,以往,她就不止一次用自己那对不
失饱满挺翘的D罩杯乳房夹住过丈夫的肉棒,将其陷进深邃诱人的乳肉里,然后
顺着棒身进行着富有韵律的上下摩擦动作,直到刺激着它射出的阳精打在自己的
下巴方才意味着乳交的结束……然而,当脸带媚笑意味的欲望人妻今天将自己的
美妙白皙的乳房从紫红色情趣胸罩的束缚中解放出来,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首
次摆出恭敬的乳交姿态后,科恩西的黑根巨蟒仍给她带来了难以想象的震撼。
  长,实在太长了,雄伟的黑色鸡巴穿过狭长销魂的深邃乳沟,伸出长长的一
段,顶着粗大的龟头来到了范宁月的嘴前,离她挺立秀气的鼻尖也仅有寸许之间,
且散发着引诱着雌性堕落的雄浑气息。粗,也实在太粗了,欲望人妻即便双手捧
起丰润乳房的下缘,让暴露在空气中的娇红可口的乳头做出更为挺翘向上的诱惑
姿态,并用力将饱满柔软的乳肉挤向乳沟中的黑根巨蟒,也无法将深陷乳沟中的
部位给彻底淹没……既然眼前的雄伟阳具是如此的长,又那般的粗,那么就只好
二度张开艳丽的红唇,将突出来的部位纳入了温暖湿润的嘴腔了。
  因自己丈夫的阴茎尺寸所限,范宁月还从来没有他同时进行过乳交与口交,
但在科恩西身上,却实现了这一点,不知为何,她感受到一种奇妙且兴奋的成就
感,好想对着外人炫耀道:「看到没,我用双乳夹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黑屌,还用
嘴巴将突出来的龟头吞了进去……赞赏我吧,为我欢呼吧。」
  混乱且下流的想法充斥着美丽人妻的脑海,令她不自觉地更为兴奋发热,也
驱使着她更为卖力地伺候着乳沟中的冲天巨屌,由于前凸后翘的肉身不停地上下
套弄着火热雄伟的柱体,浑圆丰满的双乳富有韵律地焕发着诱人的乳浪,点缀在
乳晕上的激凸两点则因乳肉挤压棒身之故与黑色阴茎的表皮做着亲密火热的摩擦,
逐步地胀大着。从黑根巨蟒上传来的热与硬及各种难以明喻的碰触摩擦之感直让
范宁月仿若觉到自己的乳头被一根粗糙的按摩棒刺激一般,终于,她再也按捺不
住自己的矜持及渴望,让鼻息间释放出了欲望的呻吟。
  呻吟声虽然不大,但胜在富有韵律,宛若一支演奏中的淫声乐曲,配合着上
下翻动的乳肉及蠕动中的嘴腔一高一低的起伏着,直到凶猛的黑根阳具在美丽人
妻嘴里二度爆发后才令这场美妙的演奏猛然停止。然而,对欲望横陈的范宁月来
说,这场性交才刚刚意味着开始,由于先前的乳交之故,阵阵快感的电流在丰满
乳肉与火热肉棒间的上下摩擦中产生,而后不约而同地汇聚在那双敏感激凸的娇
红乳头上,以此为据点向着周围扩散,冲击着她敏感脆弱的神经,让这位试图还
坚持一丝清明的人妻感受到无可抗拒的欢快与兴奋,与此同时,快感的电流宛若
受到欲望之手的操控一般,汇聚成了一条看不见的毒蛇,顺着神经向着被刺激对
象的隐秘下体游走而去,在那的深处,有着一个女人最为渴望充实的部位。
  「科恩西,请……请你要我。」范宁月缓缓地站立起身,晶莹剔透的雪肤中
透着醉酒一般的红晕,满面春情的脸上则挂着如泣似哭的哀求表情,残留在岔开
双腿间的紫红色内裤也被从桃源口流出的淫液所浸湿,透着一股情欲的味道。
  「真可惜你丈夫不在这间套房里,满足不了你。」科恩西边说边用右手摸进
内裤的间隙,以无比精准巧妙的势头捕捉到美丽人妻的敏感胯间,三指并用地突
入了湿热狭窄的桃源口里,在那逗弄起富有弹性的湿热内壁。
  「啊……啊……」范宁月猛然娇躯一颤,脸上顿时浮现出迷醉沉溺的神情,
整个人在按捺不住之下也将娇喘呻吟的热度顿时拔高了好几分,她不自觉地摆弄
着自己的胯间,摇曳着自己的雪肤丰臀,只为让自己饥渴的阴道能更好地接受粗
黑右指的逗弄与抽插。
  「我说得没错吧?」在玩弄了美丽人妻双腿间淫湿火热的美妙洞穴一番后,
科恩西骤然将突入阴道长穴里的粗黑右指抽出,在带出滚滚热流之余,也反手将
淫魅荡女的胯间上的最后遮羞布料猛然扯下。
  「不,即便我丈夫在这也无法满足我——他的肉棒实在太渺小了。」说着,
范宁月勾下上半身,让胸前的成熟双乳在重力的作用下以显得更为沉甸丰满,她
将右手放在科恩西的粗壮大腿上,左手则把握主一柱擎天的巨棒根部,不由自主
地把玩起来。
 巨阳黑人的性欲烈焰即刻被淫魅荡女所调动起来——他猛然一把抓住对方的
  双臂,轻而易举地将其左右分开,而后站起一推,将这具美丽的肉体重重地
摔在了眼前的豪华大床上,而欲望人妻在倒下床的瞬间,不仅没有表现出丝毫反
感,反而自觉地张开了自己的双腿,表达着热情迎接的意愿。
  「啊……啊……好舒服……比我丈夫的技术……实在强上太多了……」就像
前两次一般,科恩西的床技依旧没有让范宁月失望,让她感受到的只有以往难以
企及的刺激与欢快……但见魁梧高大的黑色男子将冰肌玉肤的美丽人妻压在身下,
张嘴伸出湿滑火热的口舌,在这幅前翘后凸的诱人娇躯上不住地亲吻舔弄,带出
阵阵湿热的痕迹,无论是挺翘凸起的娇艳乳头,抑或是隐秘敏感的桃源口,皆难
逃他的刺激与挑逗。
  淫魅荡女无可自拟地喘息着,呻吟着,为表达自己对巨阳黑人的热情,她不
住地扭动着自己诱人迷醉的肉躯,配合着对方的口舌刺激,十根玉指也在黑色男
子的雄躯上不停地摸索抚摸,释放着难以喻明的疯狂,至于她那双修长挺拔的玉
腿,则在连绵不绝的刺激中时而抬起纠缠着巨阳黑人的熊腰,又时而放下以岔得
更为奔放,好让对方的口舌在自己的隐秘花园舔弄刺激。而后,随着科恩西重新
吻上范宁月的火热红唇,也预示着他的前戏已彻底完成,随之而来的便是胯下巨
棒的挺进,长度有30公分出头,直径粗有6有余的黑根巨炮顺利无阻地挤开有
如娇艳花瓣一般的美妙阴唇,在淫液的滋润下又挺进了早就饥渴万分的阴道口,
顺着布满着蚯蚓状褶皱的湿热内壁逐步地向前推进,逼近着下一个更为饥渴的关
口。
  对于科恩西来说,范宁月双腿间的这条淫热湿滑的通道已不再陌生,早就不
知被他胯下的那根无与伦比的黑根巨蟒贯穿充实了多少次,但只要说起征服它的
滋味,巨阳黑人仍不得不承认这是天堂一般的感受,那种富有弹性且包裹着雄伟
棒身所带来的紧束感与摩擦感总是其他东西所难以带来的。当然,科恩西的黑根
巨屌给范宁月带来的性爱刺激更是让后者难以抗拒,尤其是当他的硕大浑圆的龟
头挤开子宫颈口,顺着更为紧窄湿热的子宫颈管向前挤压推进之时,也让身处肉
欲风暴的淫魅荡女在感受到自己在好似攀到了欢快的高峰之余又迎来了一个升华
——冲上了极乐的云霄。
  豪华套房里的气氛愈发变得淫霏放荡,空气里似弥漫着一股让人回味无穷的
情欲气味,华丽大床上两条黑白分明,各有美感的肉躯仍相互纠缠着,通过性器
紧密相连着乃至连为一体,显得难以割舍。与此同时,深入子宫内部的黑根巨蟒
已来到了范宁月的性器最深处——子宫底,但科恩西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没
有让胯下巨屌退出的意思,相反,依靠着自身强大的腰腹之力,他驱使着黑根巨
棒冲撞起对方的子宫底起来,速度也越来越快,而美丽人妻除了用喜极而泣的呻
吟之声与语意不清的乞求之语来回应之外,就再也做不了任何事了——她已彻底
迷失在这场性爱的风暴里,那根正在奋力重击的黑根巨槌与其说冲击着的是范宁
月的子宫底,不如说是她的灵魂。
  性爱进行到这般程度,其节奏已彻底由科恩西所把控了,他巨伟硕壮的黑根
阳具自贯穿整条狭长紧窄的阴道,深入到温暖湿润的子宫后就一直没有离开那了,
即便在引导范宁月改变性爱姿态之时也仅是退出一小段距离,以令硕大浑圆的龟
头死死地卡在子宫颈管的出口外,在每时每刻给予对方性爱高潮的刺激之余,也
为了更方便地让美丽人妻的身心彻底迷失与肉欲的漩涡里。毫无疑问,他的策略
奏效了,那根深入阴道与子宫的黑色阳具就如同是真的是一条魔鬼巨蟒一般,在
研磨与碰撞中给淫魅荡女带来阵阵难以想象的快感刺激之余,也在连绵不绝的性
爱高潮中张开着血盆大口,吞噬着对方越来越少的理智与矜持,让其在不久后彻
底沉沦为肉欲的奴隶……而这个日子似乎已极为接近了。
  此时此刻,范宁月迷离的眼神透着一股若离若即的蒙尘无力感,诱人的眼梢
与眉间也展露着对科恩西的无限依赖及堪比亲密爱人一般的深情,有着动人曲线
的玉肤娇躯在蒙上一层情欲的红晕之余,也以无比淫荡的身姿挺起迎接着黑色大
手的爱抚与摩擦。美丽人妻每一次在顺应着黑色男子的意志改变自身的性交姿态
之时,也完美默契地以深入自身体内的黑根巨棒为轴心缓慢有力地旋转着自己发
情的肉体,继而将这场性交推向下一个阶段,当然,她也非常之享受这一过程,
每当旋转自己的肉躯以转换一次不同的体位之时,她总能享受到那根火热坚硬的
黑根巨棒在搅动阴道与子宫之时所带来的汹涌快感,这种深入骨髓的刺激感是自
己从丈夫那尺寸平庸的「小」肉棒那体会不到的。只不过,范宁月在屈从于自身
欲望接受着魔鬼惠赠而来的快乐的同时,也没料到自己正慢慢地在向自身子宫与
阴道里征伐的黑根阳具所屈服,果不其然,在无尽的高潮狂潮中,她开始觉得周
遭的环境似变得不再真实一般,脑海里也变得愈发迷茫昏沉,只充斥着对无边的
性爱渴求,连自己在哪也搞不清楚了。
  床上,身材魁梧的巨阳黑人仍在有条不紊地耕耘着与他下体处紧密相连的诱
人肉体,而饥渴的淫魅荡女也顺应着身后黑色男子的意志,双臂趴伏,双膝跪起,
宛若一只发情已久的雌兽一般,无比恭顺地摆出后入式,好让自己浑圆挺翘的雪
臀贴合得对方胯下更为亲密无间。与此同时,科恩西在用欲望的黑色大手一手爱
抚着范宁月的迷人脊柱沟之时,也一手把握住了对方矫健结实的腰腹,之后,他
便开始了新一轮的活塞运动,新一轮的征伐……其胯下的黑根巨炮继续在迷茫人
妻的子宫腔里逗留,很快便顺应起主人的意愿对敏感柔嫩的子宫顶进行了撞击,
硕大的黑色龟头则犹如棒槌一般迅猛有力,在重击着范宁月的子宫顶之时,也在
重击着她迷失已久的灵魂,每当马眼与性器的最深处做出一次亲密的接触,情欲
人妻的恭顺身姿便向前狠倾一下,挂在胸前的沉甸双乳也随之焕发出一波荡漾诱
人的乳浪,当然,她的呻吟之音也在同一时间去到了一个顶峰,然后才缓降下来。
  不知在什么时候,科恩西放缓了抽插的频率及力度,即便如此,他仍维持着
后入式的动作,不让自己的巨根阳具彻底地离开范宁月的子宫腔,火热贪婪地的
黑色大手也覆盖在对方的浑圆挺翘的雪臀上,不想让情欲的人妻脱离自己的掌控
……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在先前性爱中沉默了好一段时间的科恩西终于开口说话
了,而不是只靠自己的手势来示意自己的意思。
  「月,你丈夫好像出现在镜子里了,有什么话对他说吗?」
  听着科恩西的话,趴伏在床上的范宁月缓缓抬起头,从镜中,她看到了一个
既熟悉有陌生的自己,但见镜中的迷人女性双眼微眯,迷茫的眼神中透着无边的
春情,一身不失健康光华的曲致娇躯上弥漫着火热的红晕,且布满着点点细腻的
香汗,不用细想也知道其散发着情欲的味道。淫荡,兴奋,还有快乐,迷茫的欲
望人妻想到了这些词汇来形容自己,最后,她的脑海里划过了美丽这一词,是的,
就是美丽,在背后黑色男子的胯下巨屌的征伐之下,想不到自己竟会绽放出如此
之美丽迷人的媚态,也就是说,如果在交易过后……自己若继续维持与科恩西的
性爱关系,再来多几场这般令人兴奋的性爱,那自己岂不是就会变得更加美丽了
吗?
  本着这样荒诞淫欲的想法,范宁月尚未发觉自己在潜意识里的变化……在不
知不觉中,她对科恩西的性爱伴侣这一身份不再有那么强烈的排斥感了,对丈夫
忠贞的负罪感倒在无形中减退、、消退。至于镜中的异样,欲望的人妻也不是没
有注意到,如身后的黑色男子所言,她确实察觉到了一位样貌酷似自己丈夫的白
人男子,只不过对方却赤身着裸体,且脸上弥漫着中毒一般的兴奋神情,双腿间
的肉棒也高耸着,些许浑浊白糊的精液正从龟头上的马眼里冒出来……
  「啊,约翰逊出现在了镜子里吗?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幻觉,如果他真看到
我被你操的话,一定会抓狂的,不过,你找来的这个男的还真的蛮像我的丈夫,
连胯下的肉棒也像极了他的,只要一与你的黑根巨炮相比,照旧是那般的软弱无
力,短小没用。」
  在盯着镜子中的白人男子看了片刻后,范宁月毫不羞耻地道出阵阵下流之言,
在被性爱的狂潮轮番冲刷过后,加上自身潜意识里对性爱的进一步渴望,她此时
的神智早已浑浊不清,脑海里所充斥的也尽是对胯下巨物的崇拜,此时任何所思
所想的第一步也是两个雄性之间的阳具对比,所以做出如此草率的判断并不是件
令人意外的事。
  「就当这是幻觉吧,也当你看到的这位白人男子是你的丈夫,有什么话对他
说嘛?」科恩西虽没有否定掉范宁月的判断,但也没有表示自己同意对方的看法,
而是语意不清地在一边推波助澜,其目的不言而喻。
  「那我就说了,还是我现在的真实感受喔,反正他也不是约翰逊,而且也看
不到我俩在干啥事,也听不到我俩在说些什么话,是吧?」说着,趴伏在床上的
欲望人妻支起了自己的上半身,转过头,对驾驭着自己整副肉躯的黑色男子抛去
了个诱人侵犯的眼神。
  然而,巨阳黑人仍对淫魅荡女的问题不做正面回答,他在毫无征兆地挺了下
自己的强劲腰腹,用自己的黑根巨炮给对方的子宫与阴道来了个不小的刺激后,
以魔鬼般的语气开口道:「既然你认为他不是你的丈夫,那镜子里的这个人是真
是假就真的那么重要么?」
  「啊……科恩西,你真坏,我只是有些担心而已,不过我相信你不是一个在
陌生人面前喜欢做爱的人。」
  在承受了对方的黑根巨炮的重重一记后,范宁月的神智变得更为迷糊不清,
脑海里开始充斥起各式花样的臆想,为的也仅是让自己的求欢理由显得更合理一
些,而在以玩笑轻松的语气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后,欲望人妻转过头重新面向床
前的镜子,继续在身后的黑色男子面前趴伏着,保持着雌兽一般的恭顺姿态,紧
接着,充满着堕落味道,且带着的羞辱气氛的言语终于从她那张火热红艳的嘴唇
那脱口而出了……当然,科恩西也重新开始了活塞运动,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胯
下黑根巨炮冲撞的频率与力道,在令身前的淫魅荡女承受着强烈的性爱刺激之余,
也让对方保留着最低程度的理智,以其能道出自身的真实感受。
  「约翰逊,你看到了吗?你的妻子正在被一个魁梧高大的巨阳黑人狠狠地操
着呢……啊……啊……他不仅事业上比你成功得多,就连下面也比你强壮得多…
…啊……啊……真是好刺激,好舒服……」
  「……你知道他的肉棒有多大吗?仅长度就有30公分出头,棒身直径更是
6公分有余……啊……啊……他都狠狠地顶到了我的子宫顶了,你看到了没有呀
……再看看你的阳具,长度最多只有18公分而已,就连棒身直径也比他的细多
了——真是太逊了……啊……啊……我的整个子宫都好像被他的大龟头给重重地
填满了……」
  「……持久力方面就更不用说了,你最多只能干我半小时而已,而……而他
却能操我一个晚上都不累……啊……啊……你看看他现在操我都操了多久了……
天哪,他又顶到了我的子宫顶了,真是太厉害了……然而,这还不是他最厉害的
地方……最……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啊……我要去了……」
  伴随着范宁月的淫荡话语被毫无征兆地被打算之势,是她骤然间有如一只失
了魂魄的雌兽,六神无主地趴伏在豪华大床上的淫荡姿态。在这位淫荡的人妻有
气无力地喘着气息之余,那根贯穿着整条阴道,深入她子宫深处多时的黑根巨棒
正顺应着主人的意志从红艳火热的桃源口缓缓退出,在此过程之中,汹涌不尽的
浑浊淫液正从性器的结合处溢出,它们虽散发着雌性的发情淫香味,但也夹杂着
雄性所独有的霸烈味。
  「……他……他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在顶着我的子宫最深处狠狠地射了一
把精液之后,还是坚挺的……啊……」
  随着巨阳黑人胯下的黑根巨炮缓缓退出整条阴道,从湿润泥泞的桃源口离去
之后,范宁月那仅存不多的理智也回来了些许,令香汗淋漓的她说出了先前被打
断的话。不过欲望人妻依旧被自身的欲望所把控,其言行举止也被自己的潜意识
所牵引,对科恩西胯下的黑根巨蟒仍有着说不出的依赖与崇拜,其春情含露的眼
梢出透着对黑色男子非一般的眷恋就是绝佳的明证,所以未等她完全理清思绪,
魁梧高壮的巨阳黑人便变趁热打铁地对眼前的娇人肉躯进行了新一轮的征伐,这
一回,他不再有任何保留,其抽插的频率与力道更是远超上一次,打算借着这次
机会将对方彻底地送进肉欲的深渊里。
  很快,豪华套房里荡漾不休,回荡不止的声响便只由欲望人妻的呻吟之音与
湿热性器间交媾所形成的摩擦之音所组成了,然而无论是怎样的性爱姿态,科恩
西始终牢牢地把控着这场性爱的主动权,他胯下的黑根巨槌便犹如一只出击中的
猛兽,富有节奏且精准地迅猛抽插着,次次击中要害,带出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
令被征伐的成熟丽人完全不能自己,只能在肉欲的泥沙里越陷越深。
  对范宁月来说,这些连绵不绝的刺激宛若令她置身于一场令人窒息的快感风
暴里,仿若只能无能为力地随波逐流,由一股看不见的强大力量所随心摆弄,但
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很幸福且快乐……尤其是当那根尺寸无与伦比的黑根
阳具贯穿着整条阴道,顶撞着柔嫩敏感的子宫顶之时,范宁月便感觉自己好似摆
上了浪尖,而在感受到粗硕巨大的龟头顶着子宫顶射精时所带来的滚滚热潮之后,
她则发觉自己好像从快乐的浪尖处被抛向了极乐一般的半空,过了好一会儿才重
重的摔下来,没入肉欲的海洋里。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激情无边的性事已从豪华双人套床上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连不同的做爱姿态也换了近十种了,即便如此,高大魁梧的黑色男子仍不知的疲
倦地耕耘着怀中的娇人肉躯,他的精力似乎深不见底,抽插中的黑根巨蟒也毫无
软化的迹象,也不知道释放了多少股浓烈的阳精,只看到在红肿发情的阴道口处
的那,时不时有夹杂着白浊物质的淫液从性器交媾的间隙那流溅而出,顺着重力
的意愿溅落在床铺,沙发,乃至地毯上。
  在科恩西的性爱耕耘下,自己已变得多淫荡且不知廉耻,对激烈性爱的索求
变得又有多深,此时的范宁月对此还不自知,实际上,处于激烈性爱状态中的她
也不会想这个问题,虽有着一位自己深爱之极的新婚丈夫,但这位人妻早就精神
状态朦胧,脑海里也尽是那位健壮魁梧的黑色男子,那位能赐予她无尽欢乐的雄
性的身影,而连绵不断的娇喘呻吟之声,似哭非泣的哀求之语,疯狂扭动中的臀
腰,忘情甩动中的乳浪也很好地证明了一点……她——范宁月,只要与驾驭着自
己肉躯的这位巨阳黑人一经进入情欲的状态,其身心就会不由自主的沦陷堕落,
向后者所屈服,甚至不会反抗对方的任何言语要求。
  终于,在科恩西的示意下,范宁月岔开了自己那双残留着阵阵淫液流过痕迹
的修长玉腿,并将双手搭在近在咫尺的镜面上,她听话地压低自己的上半身,既
为让自己的一双D杯罩大小的雪山香乳在重力的作用下显得更为沉甸丰满诱人,
也为令让自己的浑厚饱满的丰臀挺翘得更高,以此来更好地迎接身后黑色男子的
后续猛烈抽插。
  由于离镜子的距离是如此之近,香汗淋漓的娇人欲妻也终于能头一次细细地
距离观察着镜中的白人男子,不知为何,她感觉到对方的目光居然如此之令人熟
悉,就好像来源于自己的丈夫……但此种目光带给自己更多的感觉,却是一种道
不明且说不清新奇快感,而在这种奇妙快感的牵引下,一种更为荒谬羞耻的想法
赫然在脑海里萌发而出:「如果真是约翰逊看着我被操的话那该有多好,那该是
件多令人兴奋的事……」
  当然,巨阳黑人也挺起了仍然无比坚硬的黑根巨蟒,畅通无阻地将它送进了
湿热饥渴的阴道里,重重地敲打着子宫的最深处,他在用火热贪婪的大手爱抚着
淫魅荡女的美背与翘臀的同时,也用魔鬼一般的嗓音道:「月,就说你是我的性
奴吧。」
  就如同听到不可抗拒的魔咒一般,范宁月顿时扬起迷离依恋的目光,迎向了
镜中的科恩西,半晌之后,她有如释怀一般,像历经了某种艰难的决定,终于有
气无力地张开了嘴唇,脸带痴迷微笑地回应起对方的要求……而在那面古怪镜子
的后面,则是一处略显昏暗阴沉的密室,那位赤裸着全身,相貌酷似范宁月丈夫
的白人男子也正坐在一张沙发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玻璃后的春宫淫戏,有如中
毒一般,与此同时,密室里传来着发生在玻璃那边的对话之音:「科恩西,我就
是你的性奴,一个只为沉溺于你胯下巨大性器而生的性奴……啊……」
  过后,密室里再度荡漾起女性独有的连绵不绝的呻吟之声,间中在透着无尽
的情欲之感之余,还夹杂着不可抗拒的堕落意味,而那位白人的胯下肉棒则像受
了莫大的刺激一般,居然爆射出一小股浓烈的阳精。
               (待续)
提示:收藏本站,请使用Ctrl+D进行收藏
郑重声明: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中国地区人士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